领导的酒局不简单——宋太祖请客

作者:拧拧吧微信号:knhn2018发表时间 :2019-01-13


《历史研究》2018年发表了一篇论文《宋太祖朝的曲宴及其政治功用》,作者陈峰是西北大学历史学院教授。文章陈述了一个基本事实:
领导的酒局从不简单。
酒可以活跃气氛、释放情绪、加深信任、缓和矛盾,酒同样也有政治功能。
人事三杯酒,流年一局棋
对于宋太祖而言,酒宴是政治生活的一部分,也是重要的工具。“杯酒释兵权”可能只是其中广为人知的一次。
宋代曲宴名目繁多,大体分为大型礼仪性宴会和小型非正式宴会。后者主要是提供君臣亲密交往的机会。文章重点关注后者。文章认为凡是宋朝皇帝在常规外随兴安排的小规模宴会,都可视为曲宴。宋太祖的曲宴极具典型性。
武将出身的赵匡胤,即位后仍然长期保持嗜酒的习惯。宋太祖的曲宴,对象除了皇室宗亲,主要有将领、藩镇和诸国王室、宰辅近臣三类。政治功用与特点又不尽相同。对统军将领:笼络与驾驭
这源于宋太祖对兵权的高度重视,采取笼络与控驭并举的两手策略。
这些曲宴绝非停留在吃喝上,宋太祖会部署战略、赋予权威、给予警示,在貌似轻松的环境下,恩威并施,尽显权谋。
杯酒释兵权是一次重大的利益交换,在叙旧言欢的酒席上,解决了敏感的兵权问题,避免了朝政震荡,也留下了保全功臣的美誉。
人生如白驹之过隙,所为好富贵者,不过欲多积金钱,厚自娱乐,使子孙无贫乏耳。
尔曹何不释去兵权,出守大藩,择便好田宅市之,为子孙立永远不可动之业,多置歌儿舞女,日饮酒相欢以终其天年。
我且与尔曹约为婚姻,君臣之间,两无猜疑,上下相安,不亦善乎 ?
这场夜宴,展现了宋太祖高超的政治手腕,也为这一重大政治变故蒙上了温情的面纱。
不仅遮蔽了勾心斗角,也化解了权力斗争的残酷,将古代密室政治的特点诠释得淋漓尽致。对藩镇和诸国王室
宋太祖宴请各地藩镇及诸割据国王室形成了惯例。对于藩镇
宋太祖称帝之初,对根深蒂固的藩镇势力只能加以容忍,除了保留地盘、加官进爵外,也用曲宴拉拢感情,也隐含震慑意味。
对于后周贵戚、驸马、忠武节度使张永德,宋太祖不敢怠慢
道旧故为乐,饮以巨觥。
但呼驸马而不名
而且,宋太祖还私下征求其对重要决策的意见。
曲宴过程中,“释放清晰的信号,动员其他实力派旧臣效仿,而且还在进一步分化旧势力”。
宋太祖还通过曲宴进一步观察臣子,做出敲打与考察。
近距离的观察,显然为宋太祖识别藩镇积累了更多的经验。
例如,对于一位前朝旧臣刘重进,赵匡胤与其交谈后,认为“观重进应对不逮常人,前朝以为将帅,何足重耶?”
对于刘重进而言,宋太祖的这顿饭,实在不好吃。
宋太祖对于忠实的故人也更为放心。对于故交、在“陈桥兵变”有拥戴之功的赵彦徽
上为开宴,宠顾甚厚。
与杯酒释兵权有异曲同工之妙的,还有一场“后苑之宴”。
依旧是酒酣之际,宋太祖对几位节度使说:“卿等皆国家宿旧,久临剧镇,王事鞅掌,非朕所以优贤之意也。”
也就是说:各位都是老功臣,担子重、工作忙,我一直没能把你们照顾好。现在,你们可以休息了。
有人当即表态卸去兵权,也有人不甘心、不识相,“自陈攻战阀阅及履历艰苦”。此时已经地位稳固的赵匡胤坚决果断地答复:
此异代事,何足论也。
次日将他们一律打发到虚职。此时的曲宴,
不过一种过场,背后隐含的是斧钺(yuè)相见
宋太祖后期,藩镇单独享受曲宴的记载已不多见。对于诸国君王
宋太祖对于诸国君王以礼相待,曲宴也是礼遇的重要形式,但这种礼遇也因人因时而异。
对于降王孟昶,两度设宴安抚,表现胜利者的宽容,又宣示朝廷权威。对于在败亡前焚烧府库珍宝及宫殿的刘鋹,所设的曲宴,宣威成分更浓。以至于刘鋹怀疑酒中有毒,让太祖讥笑。
对于一江春水向东流的后主李煜,未见到专门受到宴请的记载,作者推测“此时宋太祖已无需顾及降王的情面有关”。
总体上,宋太祖给予降王的曲宴礼遇不过是暂时保留其颜面。
觥筹交错之间,心照不宣地交换底牌对于宰辅近臣
太祖一朝,几乎看不到为宰辅大臣专门设曲宴的记载,倒是屡见宴请宰臣与从臣、近臣或从官的记录。
君臣饮乐之余的话题往往与朝政相关。这类曲宴的政治功用应该主要是对朝堂议事的一种延伸或补充。相较于以上几类,其动机可能要相对单纯。
文献来源:
陈峰. (2018). 宋太祖朝的曲宴及其政治功用. 历史研究(04), 167-177.

关注拧拧吧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